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16-03-23

文 / 王云辉,作者微信公众号:科技杂谈(keji_zatan)

北京时间3月22日凌晨,苹果的新产品iPhoneSE在一片吐槽声中登场。

它与iPhone5s一样的外形,搭载A9处理器,后置1200万像素摄像头,支持LivePhotos与ApplePay,但很多人却依然长叹:“找不到买它的理由。”

苹果为什么要推iPhoneSE?

这里先引用刘宁的分析:苹果这是在2000档5S与4000档iPhone6S之间,制造一档3000元的产品对产品线进行补充。(详见公众号科技杂谈今日文章《中国市场月销预计60万部,iPhoneSE的靠谱与离谱》)

可以预见,在今年9月份发布iPhone7之后,苹果的手机产品线就变成:iPhone5S完成渠道消化,iPhone6下探或直接结束生命周期,iPhone6S下探,iPhoneSE也进一步下沉,成为2000档主力。

这样,苹果就完成了对在售产品新鲜度的提升,让两年前的产品退出当期市场。

从这个意义上来讲,未来几个月只是一个试探期。

在今年9月之后,苹果完成从2000档到6000档的产品布局后,有可能会对整个安卓阵营形成残酷碾压。

但这样的一个谋略,有一个绕不过去的坎。

每一个时间段,每个品牌只能做好一件事。iPhoneSE价格锚区的下探,完成了对3000档市场的补位,并成为向2000元这个广阔市场的攻击前哨。但它同样也在4000以上这个苹果的根基档位,形成了一个可能致命的战略空档。

不可否认,iPhone6和iPhone6S都是成功的产品,但它们并没有足够强大的颠覆性变革,没有与安卓世界拉开根本差距。分别为半年与1年半的市场消化,更已大幅消磨它们的市场号召力。

不幸的是,2016却正是安卓机重新发力的一年。

高通820王者归来,DDR4运存崭露头脚,各家厂商经过多年煎熬之后,对安卓系统的持续优化,也让安卓与苹果的持续体验差距持续缩小。加上各家安卓机厂商的“黑科技”,安卓产品的软硬件性能都全面爆升。

全面发动4000档冲击的基础已经夯实。(详见科技杂谈3月2日文章《国产手机:决战4000!》或文章扩展阅读)

从这个意义上来讲,iPhoneSE的价格下探,本身也有以攻代守的意味。

它带给用户一个强烈的心理暗示:如果3000出头就能入手iPhoneSE,我还真的需要花4000多去买安卓机吗?

但问题在于,对4000档以上的用户来说,性价比已经不再是最重要的衡量因素,他们最看重的是产品能否满足自己的体验,以及与自己的身份相配。

过去,这也正是苹果相对安卓阵营的最大优势。

但现在,iPhoneSE的“平民化”,在高端市场的品牌形象,实质上形成了减分,而不是加分。

而且,从iPhoneSE自身的销售来说,它这个定位的最佳市场是在三四线城市,但苹果在一二线城市以外没有自己的直营渠道,而第三方渠道早已被国产机抢占,苹果缺乏运营能力。

这也是当初iPhone5C销售始终不好的原因之一。

而且,iPhoneSE本身也有巨大的性能瑕疵:比如仅有1G的运存,以及仅有1642mAh的电池,这都将成为它难以回避的关键软肋。

如果,国产安卓机型能借此机会翻身,那iPhoneSE将有可能成为苹果的最大败招。

对于市场份额无止境的贪婪,必将毁掉苹果苦心积累的高端品牌形象,自毁江山。

那么,国产手机厂商们应该如何把握这个宝贵的空档期?

1、iPhoneSE是一块最好的踏脚石。用能实现的最强大的性能与功能组合,去碾压iPhoneSE,用iPhoneSE的3288价格锚,作为自己冲击4000+价格的一大标尺。

2、针对高端用户市场,进行更多针对性的品牌设计、营销策略与渠道建设。

3、iPhone7必然会完成市场的补位。所以当前最必须打“闪电战”。宁可牺牲利润少挣钱,也一定要赶在未来半年时间内,尽快杀出份额与口碑。

如果把中国市场看作围棋,iPhoneSE已成苹果抛出的胜负手。

只看大家如何应对。

【附】一位友人的观点:

一、iPhoneSE的目标并不是针对3000、4000的安卓。它的产品定位是:

1、现在换新市场的新客户,获得更多的生态链用户规模;

2、发展ApplePay;

3、重新尝试中低端客户群。

二、iPhoneSE可以重新证实:iPhone5和iPhone5S的成功,以及iPhone5C的失败,是否因为外观。

三、现在,苹果在中高端市场已经面临天花板,它整体GMV的平稳,逼迫苹果必须发力中低端。

四、苹果最终在乎的,并不是他的硬件,而是iOS系统的普及,这从itunesstore越来越低的软件定价就知道他的策略。所以,它永远不可能放弃份额量比最大的中低端用户群。

五、卖货本身只是一个销售的目的,卖货背后的用户布局和圈客蓄水,才是核心。

【欢迎扫描微信二维码关注:科技杂谈(keji_zatan)】

2016-03-15

文 / 王云辉,作者微信公众号:科技杂谈(keji_zatan)

已经成功出海,或者正在出海路上的中国APP,不少。

但茄子快传(海外SHAREit)绝对是最特殊的一个。

到2016年2月,它已经在全球拥有超过5亿激活用户,在18个国家成为排名第一的社交分享工具,每天拥有150万新增激活用户。

但直到现在,这家不到100人的创业公司,还没有在海外设立任何办公室,没有雇用任何当地员工,甚至每天百万级的海外用户,都来源于自然增长。

因为推广费用,是零。

事出反常必有妖。要么运气逆天,要么另有隐密。

那么,茄子快传的秘密何在?而它的秘密,又是否会改变APP出海的分发策略与渠道格局?

一、无心插柳

重耳在外而安,申生在内而亡,APP如今也是如此。

如果打开国内市场局面代价较大,那就去海外闯出一片开地,再杀回马枪。自从傅盛凭借CleanMaster完成豹变,这个发展路线已经成为很多中国APP的一条终南捷径。

茄子快传亦是成于海外。

不同的是,当初的猎豹出海,是诸般敌情收集已毕,全盘战略考虑通透之后,集中全力打锦州,毕全功于一役式的单点突破。

而茄子的海外破局,则是无心插柳、时势造人的天时借运。

2012年,联想的端到端软件平台部门拆分。包括茄子快传在内,部分产品在引入非联想的投资人后,彻底推向市场。

“我们的主打功能,是跨平台的近场传输。”晏飞说,用户不需要WiFi网络数据,不耗费2/3/4G网络流量,甚至不需要SIM卡,只要打开软件,就能调用WLAN热点等系统通讯能力,让手机与其他智能设备之间直接传输文件与数据。

晏飞是北京快乐茄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合伙人。在此之前,他曾担任盛大集团产品负责人、麦库记事创始人、联想云产品总监。

显然,这并不是一个新鲜创意,也不是一个新鲜功能。仅在国内,就已有茄子快传、快牙、闪传等多款相似工具,在这个细分领域展开激烈厮杀。

跟很多APP一样,茄子快传小心翼翼地按部就班发展。从iOS、Android、WP到电脑,从国内茄子快传到海外SHAREit,从一键换机、大屏选图、PPT控制到浏览电脑等功能更新,不断迭代完善,到2014年10月,茄子的激活用户突破2个亿。

但在这个时候,他们发现了一个不寻常的地方:海外版的用户比例在上升,而且速度越来越快。

在茄子快传自己还没有意识到的时候,海外市场已经向它敞开了大门。

二、天时,地利,人和

这些海外增长来自哪里?

众所周知,APP出海最主要的分发渠道只有三个:一是手机预装,二是AppStore和GooglePlay两大应用市场,三是在重点市场的落地推广。

在海外,茄子之前没有做过落地的推广。

手机预装拼的是靠山和预算,要么有手机公司撑腰,要么砸大钱给厂家、运营商或渠道做内置。

确实,联想在海外卖的手机会预装SHAREit,但茄子没有在其他地方砸钱,光靠联想手机的量,还不足以支撑这么大规模的增长。

AppStore和GooglePlay都是全球化的碎片市场,支撑着数以千万计的开发者,有数百万个应用争夺有限的榜单,有的产品或以一时火热,有的产品靠刷榜可以暂时冲高,但要持续稳定发力,其实并不容易。

实际的情况是,SHAREit的排名一直在提升,在有的国家甚至已经自己冲进全类榜前三。

为什么呢?

晏飞连续派了几批员工,到用户增长最快的印度市场深入调查,了解市场环境、用户习惯、产品渗透率与评价等各种细节,一呆就是几个星期。终于,他们捋出了几条线索。

1、印度的基础设施落后,虽然3G已经普及,但WiFi条件还非常差。

2、印度在PC尚未普及的情况下,直接进入了移动互联时代,所以目前接近70%的上网行为,都是通过手机。

3、印度贫富差距很大,有钱人和没钱人之间具有非常大的社交鸿沟。

4、印度用户获取内容的渠道非常有限,优质内容也还非常匮乏。甚至有专门的装机客,通过当面为别人手机装资源获得收入。

5、印度的移动支付基础不成熟,限制了线上交易与社交,比如当地的电商线上购物,基本上没有在线支付,而是买好之后送到家里现金交易。

6、印度的智能手机普及率正在快速提高。

7、印度的节假日很多,教派也很多,一遇到节假日,就会有大量教派组织线下活动,导致用户在线下聚集的机会和频率非很高。

这些条件意味着什么?

在当地,用户口碑非常重要,线下的传播性也非常强,甚至一个人会向身边十几个人推荐,都装上他觉得更好的一款应用。

而SHAREit页面简单,支持当地语言,功能方便,不消耗流量,不需要其他网络,就可以相互传送应用程序、图片、视频、音乐,而且传输速度超过蓝牙200倍,简直就是为这样的市场环境而生,天时地利人和俱齐,发展不快反而才是怪事。

三、”自分发”的胜利

最重要的是,在当地传播过程中,SHAREit已构建起一个新的分发生态。

自分发。

在茄子快传中,用户不但可以相互传输内容,而且可以就近”邀请好友安装”。

这个流程,已经做到当前技术环境下的最简:邀请方一键邀请,安装方开启蓝牙或登陆邀请方一键打开的手机热点,在浏览器内输入茄子快传给出的网址,就可以不消耗流量立刻安装和传输内容。

这样,不需要经过既有的线上分发渠道,茄子快传就能快速获得更多新用户。

而当这个功能和内容传输需求结合在一起,就产生了一种新的分发场景。

每一个用户向朋友炫耀手机里的图片、视频和应用,都有可能促成茄子快传的新装机–而且是马上激活,有良好业务体验,有可能产生二次传播的优质装机。

那么,在实际情况中,这个分发体系实现了多大规模?

据统计,到2016年3月,印度有80%以上的内容,都已经是通过茄子快传(海外SHAREit)进行分享。

如果内容从一部手机传给另一部手机算是一层传递,那么,一般每层传递会传给5、6个人甚至更多。而目前,当地传播最多的一个视频,已通过SHAREit传播了100多层!

与此对应的是,目前茄子快传每天有超过150万新激活用户的自然增长,其中有超过40%的比例,来自于”自分发”。

这意味着,对茄子快传来说,”自分发”每月就能创造近2000万激活的自然增长!

四、茄子的野心:新兴市场”分发者”

这里,我们可以做一个假设:如果其他APP也嵌入自分发能力,是否可行?

从技术上来讲,这一技术实际上是调取系统能力,技术门槛并不高。即使在这方面缺乏积累,也可以通过与茄子等公司的SDK合作获得。

当然,在国内,由于WiFi的普及与分发渠道的多元化,自分发能力的的窗口期已经关闭,核心价值显得鸡肋。

但在海外新兴市场,这个功能还将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具有极大的想象空间。

更大的可能是,茄子快传(海外SHAREit)或其他工具,形成一个自分发的社交网络平台,然后与其他内容供应者合作,从而形成一个新的主流分发渠道。

这也正是茄子的野心。

几乎所有工具化产品,都缺乏足够强大的门槛,所以需要在规模化的窗口期内,迅速做好单款产品,并以之为中心建立生态,切入内容、分发或其他领域,最终构建一个竞争对手难以复制的产品生态。

目前,抢到了窗口期的茄子快传(海外SHAREit),已经成为全球新兴市场的第一社交分享工具,在全球18个人口最多的新兴国家(孟加拉国,印度,菲律宾,乌兹别克斯坦,阿尔及利亚,阿曼,埃及,南非,尼泊尔,马来西亚,卡塔尔,新加坡、科威特、巴林、伊朗、吉尔吉斯斯坦等)GooglePlay工具榜排名第一,渗透率名列前茅。

截止2016年2月,它的全球激活用户已突破5亿,月活用户接近1.6亿,而且用户留存率与活跃度指标都非常高。

下一步,依托庞大的分享数据根基,茄子快传(海外SHAREit)将根据文件分享类型精确匹配用户,向用户推送特定信息或资源。

它已经不再满足于做一款工具类应用,而是希望搭建一个基于用户偏好和用户数据精准分析的综合内容分发平台。

“今年的大趋势,是国内的产品和资本出海。”晏飞认为,中国移动互联网市场已经非常成熟,绝大多数领域都已经成为红海,所以各家公司和资本,会把海外,特别是新兴市场,作为2016年的重心市场。”

但就目前而言,海外市场的分发渠道依然有限,中国APP还需要更多海外的分发渠道。

而这,正是茄子的机会。

“我们正在做两件事情,”晏飞说,一是巩固海外用户量和流量,并基于内容和社交,构建一个生态产品圈,尤其是重点市场会进行加速开拓;二是会跟国内外的内容版权方和应用开发商合作,开始着手做内容分发。

【欢迎扫描作者微信公众号:科技杂谈(keji_zatan)】

2016-03-11

在金庸小说里,有两套最为神奇的剑法。

一套叫独孤九剑(风清扬版),一套叫岱宗如何。

独孤九剑汇总了天下武功变化,以天下剑法招数为根基,只有三千字的“总诀式”就推演了三百六十种变化,最终“无招胜有招”,天下招式信手可破。

岱宗如何的要旨不在右手剑招,而在左手的算数。算敌人所处方位、算武功门派、算身形长短、算兵刃大小,甚至算日光所照高低等等,计算极为繁复,但一经算准,挺剑击出,无不中的。

不论是哪一套,剑法都不再重要,重要的,都是剑法之外的算计。

他们的敌人,想必很绝望。

不是因为敌人的力气大过你,速度快过你,而是他洞悉了你的一切,他打得到你,你打不到他。

绝对碾压。

而现在,我们面对的,就是这样一个将岱宗如何与独孤九剑(风清扬版)完美合体的AlphaGo。

所以,李世石又输了。

比第一局还惨,还彻底。

看完棋局,和几位朋友讨论,大家都是同样的感觉:恐怖。

恐怖在什么地方?

第一局棋结束后,我曾有分析过,李世石在第一盘棋里更多是在试探,而在第二局棋中,他很有可能以更激烈的方式,通过打劫方式来探寻AlphaGo目前的战斗力极限。(http://wyh.baijia.baidu.com/article/347827)

但我们看到了什么样的现实?

在第二盘棋里,李世石从一开始就在左侧埋伏下了劫杀的手段,行棋也一直瞄着中间大龙,但到后半场,他却连开劫的机会都没有了。

AlphaGo已经完全控制住了局势。

就像令狐冲问:“太师叔,徒孙尚有一事未明,何以这种种变化,尽是进手招数,只攻不守?”

风清扬道:“独孤九剑,有进无退!招招都是进攻,攻敌之不得不守,自己当然不用守了。”

AlphaGo一直在攻,李世石只能一直守。

所以,在直播复盘里,一堆九段们讨论得最多的问题,是李世石为什么不打劫?新浪直播甚至调侃,李世石是不是跟谷歌签了协议,不准打劫。

他们难道没有想过另一个可能?

或许,不是李世石不想打,而是他没有机会打。

事实上,后面三盘,谁赢谁输的意义已经不大了。

小说里,在独孤九剑传授完之后,令独冲问了风清扬一个问题。

令狐冲道:“要是敌人也没招式呢?”

风清扬道:“那么他也是一等一的高手了,二人打到如何便如何,说不定是你高些,也说不定是他高些。”

叹了口气,说道:“当今之世,这等高手是难找得很了。”

对手难找,能够与AlphaGo公平对局的,很快也就只剩下另一台AlphaGo了。

除非,拨去网线关了电。

【欢迎扫描作者微信二维码关注:科技杂谈(keji_zatan)】

文/王云辉

AlphaGo只是赢了一盘棋,整个世界就炸了。整个3月9日下午,满天下都被“约翰·康纳穿越来炸Google”的人工智能段子刷了屏,仿佛天网明天就要诞生了。

你们真以为这是李世石的真实水平?真以为AlphaGo已经赢了?

目前,大家对围棋的计算量,还是基于一个数理的考量。19横19纵的线条交错,361个可能的落点,统合所有的手顺和可能,得出一个数学上的极限数字:2.08168199382×10的170次方。但仅仅这个数字,就真的代表围棋了吗?

从世纪棋战的第一盘来看,李世石的下法其实是有很大保留的:

第一,在可以简明定型的地方,他选择了强硬的战斗,以求形势的复杂化(比如第27手强硬的靠断)

第二,在一整场棋局中,喜欢战斗而且善于战斗的李世石,居然没有制造和利用打劫(打劫是指是围棋独有的一个规则,可以通过特定的规则相互提子)的手段,这是很反常的。

显然,李世石在第一盘棋里,仍在试探。他在试探常规行棋方式之下,AlphaGo所能达到的综合实力,无论是布局、战斗,还是官子。如无意外,在第二盘中,他很有可能以更激烈的方式,通过打劫方式来探寻AlphaGo目前的战斗力极限。

这是李世石的骄傲。他敢于以第一盘甚至第二盘为代价,来做这样一个艰巨的验证,这说明,他同样有足够的信心,在后续的番棋中赢下天王山(番棋中打破双方均势的关键局次)

围棋的精髓,在于取与舍,进与退之间的抉择。而劫杀与劫活,到反扑、倒脱靴(指围棋中先放弃部分子力让对手吃掉,以此改变棋局形势,获得更大优势甚至反吃对方棋子的手段)、甚至连环劫甚至三劫连环(指棋面上同时存在2个甚至3个劫,让形势形成相互牵制的胶着)的复杂形势,更是这种抉择的集中化体现。

最重要的是,劫的存在,让围棋有了更立体的变化。如果你强硬,我就做劫,如果你退让,我就得利,在决定战局胜负的大龙互杀情形中,打劫更是成为常见手段。

如果将这些变化考虑在内,围棋的实际计算量,起码还要在10的上面再加几次冥,甚至无限接近于正无穷。因为劫的存在,会让人工智能对棋子价值的分析考量,再度提升了一个甚至多个数量级。对劫如何处理,也将进一步考验人工智能的深度计算模型。

而我们可以再做一个假设,当未来计算机的运算能力足以算清楚一切理论变化时,如果两台计算机互下围棋,最终可能形成什么样的局面?目前我们无从得知,但从想象来说,最大的可能应该还是多劫连环形成的平局。

这是因为,在其他的情况下,不论是否贴目(指围棋先手一方在棋局结束后的统计中需要进行扣减,以抵消先走的先手利益),如何贴目,双方可能获得的最终目数都已经成为定局。

所以,规则下落后的一方,只能通过连环劫,才能实现利益的最大化。而在计算量达到这一水平之前,任何的胜负可能都还依然存在。

当然,由于计算机在计算能力上超越人类,这早已是不需要证明的事实,而在稳定性上更远超人类。所以即使李世石连输5盘,也并不值得我们惊讶。而且就算AlphaGo把围棋都算清了,赢完了,又如何?就像骑兵在热兵器时代的必然落幕一样,只是早晚而已。

这只是计算罢了。

人们恐惧的,是机器的自我意识,那是另一个层面的事。

2016-03-09

文 / 王云辉

Mobile is everything(移动即是一切)

这个充满霸气的词汇,正是2016年MWC的主Slogan。

对向来用词谨慎的MWC来说,这是一个极为大胆的宣告。

与之相比,2014年与2015年的主Slogan:“Creating what’s next”(创造未来)和“The edge of innovation”(创新的边界),虽然依然大气,但却没有今年这种睥睨天下的无我气势。

如果多年之后我们回望,2016年的MWC(移动世界通信大会)必将在全球信息通信发展史上,占据一个极为重要的位置。

这是一个历史的转折点。

对很多人来说,CES、MWC、汉诺威等国际大展上,各种酷炫的新产品和未来感十足的黑科技最值得关注。

但它们不但是新品和新技术的秀场,更是各家公司博弈未来战略的竞技场。这些战略的交锋与汇流,才是此后数年甚至更长时间内,决定产业走向大势的关键。

MWC尤其如此。

而在2016年春天的这场大展上,有哪些影响深远的战略与事件尘埃落定?

一、中兴获奖风向标:5G时代启幕

本届MWC上,两个极具含金量的技术大奖,被颁发给了中兴通讯的Pre5G Massive MIMO:

  • 被视为通信行业奥斯卡的“最佳移动技术突破”(Best Mobile Technology Breakthrough)全球移动大奖;
  • 由16家全球主流运营商CTO集体评选出的“CTO选择奖”(Outstanding overall Mobile Technology-The CTO’s Choice 2016)

这也是行业最重量级别的大奖,首次颁发给5G领域技术。

显然,风向已变。

行业里讲5G已经有好些年。但过去的几届MWC上,行业内谈论得最多的主角都是LTE,5G还多为陪衬。

因为5G还远未成熟。

5G并不只有一种技术,而是一套标准体系,而且与1G、2G与3G的技术都背道而驰。目前行业能达成的共识,仅仅是它将在某种程度上维持与4G的向下兼容。

我们看到的很多5G试验信息,也都还停留在技术的可行性与可靠度层面。

但随着风向改变,5G在全产业内的重要性,已真正从一个“长期演进”的概念趋势,提高到付诸标准化与产业化的快速推进阶段。

2016年已成5G标准之年。

在此之前,3GPP RAN已于2015年9月份,在美国凤凰城召开5G Workshop,并为5G标准化划定时间表:R15将于2018年第二季度完成启动;R16则将于2019年12月完成启动,并于2020年作为5G标准提交ITU-R。

这意味着:

1、5G的真正商用化,最早需要等到2018~2020年才能真正看到

2、电信运营商与设备商围绕5G标准与产业化展开的技术赛跑,已进入提速冲刺阶段。

比如,此次获奖的Pre5G Massive MIMO,通过在复数域空间工作的多维度矩阵设计,让多个手机互不干扰地在同一时间、频段和物理空间内,独立达到理论峰值速率,因而被视作移动宽带演进上的颠覆性创新。

而这,只是冰山一角。事实上,华为、爱立信、诺基亚、高通、英特尔、三星、思科等行业巨头,以及中移动、Verizon、AT&T、TeliaSonera、T-Mobile等运营商都已经以各种方式推出试验样机、开测实验技术、组建技术联盟,或是设立创新中心。

每一家公司都急于证明,自己会是5G时代的领导者。

且等到2018再看。

二、高通英特尔联手:物联网标准合流。

大家为什么要推5G?

最大的需求,其实有两个:

  • 一是网络功能的虚拟化,从而大大节省运营商的成本,并便他们的网络更加灵活。
  • 二是物联网。5G不仅提高数据传输速度,更提高了网络响应速度,降低了网络延迟,并可以针对不同场景,进行灵活的部署和管理,实现更多物联网场景的通信支持。

比如无人汽车,行车过程中一旦发生意外,刹车的反应时间至关重要。而数据从一个设备传送到另一台设备所花费的时间,4G目前会延迟大约50毫秒,而5G有望将其降至1毫秒。

从1991年麻省理工学院(MIT)教授Kevin Ashton首次提出物联网概念以来,从工程自动识别到“万物互联”,物联网的概念定义与产业地位一直在不断变化。但毫无疑问,经过25年发展演变,物联网已成为一片广袤的产业蓝海。

相对普遍的看法认为,物联网将成为继计算机、互联网之后,世界信息产业的第三次浪潮。根据美国研究机构Forrester预测,物联网所带来的产业价值将比互联网大30倍,会创造下一个万亿元级别的信息产业机会。

但在此前,物联网产业一直面临一个大问题:标准不统一。

其中,两个最大的阵营,分别是由英特尔牵头成立的开放互联联盟(Open Interconnect Consortium,以下简称OIC),以及高通牵头成立的AllSeen联盟(Allseen Alliance)。过去的几年里,两个联盟分别根据自身标准,创建了多个相互竞争的团队,相互僵持。

而在本届MWC上,两个联盟全面合流。一个开放连接基金会(Open Connectivity Foundation,以下简称OCF)将会取代目前所有OIC的活动,现存的OIC成员会转移到新的组织体系下,而任何运行Allseen标准的设备,也都可以兼容新的OFC标准。包括高通、英特尔在内,这两个联盟中的很多公司,同时也是积极推动5G发展的一员。

此外,双方也在WiFi领域保持合作。就在2月17日,英特尔和高通已成功演示了两家公司802.11ad WiGig解决方案间千兆级的互操作性,双方后续将继续协作打造802.11ad生态系统。

这意味着,互联网与移动互联网时代最强大的两家芯片巨头,已经达成了合作的默契,共同推动一个从通信协议、软件、硬件到许可协议等各个领域标准,都尽可能趋向大一统的5G+物联网时代来临。

它们宁可将厮杀降至战术层面或留待日后,也不容许两强相争可能带来的意外变数。这是产业领导者们的阳谋。

作者微信公众号:科技杂谈(keji_zatan)

文 / 王云辉,作者微信公众号:科技杂谈(keji_zatan)

四年一次的闹剧再度开场。

美国时间3月7日,美国商务部在其网站发布消息,以违反美国出口管制法规为由,将中兴通讯公司等中国企业列入”实体清单”,对中兴公司采取限制出口措施。

所谓出口限令是指美国供应商在向中兴通讯出口任何货物前,均需向美商务部申请许可。但通常而言,这些申请会被拒绝。

一、调查背景

此次美国商务部对中兴的调查,关注焦点在于中兴在购买了美国产品后,是否将这些产品运往伊朗,从而违反了美国对伊朗的制裁政策。

2012年就有媒体报道称,美国商务部调查发现,中兴公司与伊朗最大的电信运营商签署了总值数百万美元的电脑软件和硬件产品合同,这些产品来自一些美国知名科技公司,中兴这一举措违反了美国对伊朗的高科技产品出口禁令。

但后来,包括微软、IBM、惠普、甲骨文、戴尔以及其它一些美国厂商纷纷表示对此合同并不知情。

二、中方回应

对于此事,中国商务部第一时间作出回应,表示了强烈不满和坚决反对。

中兴也在官网发表声明表示:

1、作为深港两地上市的全球化公司,中兴通讯致力于遵循国际行业惯例及所在国法律法规。

2、中兴通讯一直以来积极配合美国所有相关机构的调查,并将继续保持合作态度,同时与有关各方保持沟通,致力寻求尽快解决事件的方案。

三、大国角力,中兴躺枪

事实上,中资高科技公司再次”躺枪”,此事早在意料之中。

针对高技术出口的管制制度,是美国对华政策中的一项”基本文化”,由来已久。此次美国大选在即,美国商务部旧事重提,原因不问可知。

每个美国的大选年,中美关系都会成为政客们谋求政治利益的借力点。其中,对中资跨国公司展开各种调查与制裁,正是最常用手段。

近年来,以信息通信为基础的信息革命成为各国产业争夺焦点,而中国高新技术产业发展迅速,令美国倍感威胁,制裁与调查也越来越向相关领域集中。

因此,虽然中兴一直积极从事国际化经营,与数百家美国企业开展了广泛的贸易投资合作,为美国贡献了数以万计的就业岗位,却多次遭遇美方调查或治裁。

除了中兴之外,华为、紫光等多家公司都深受其害。

比如2011年,两家公司投标赢得美国第三大电信设备商Sprint超级大单之后,被以国家安全为由扫地出门;而就在上周,紫光对美国硬盘厂商西部数据的并购,合同也被强令取消。

而去除大选的政治影响,中美两国在信息科技领域的摩擦,确实一直在加剧。

尤其是在”棱镜门”事件之后,中国为了确保信息安全,大力推动以”去IOE”为标志的科技国产化,更加剧了经济矛盾的累积。

本次事件看上去是美国商务部对中兴一家企业的制裁,但背后根源,还是中美掰手腕。

所以,美国商务部在北京时间凌晨1点发布消息,中国商务部凌晨1点半就已经出了明确而且严厉的回应。

随后,3月8日的外交部例行记者会和两会答问环节,外交部发言人洪磊、外交部部长王毅也先后就此事作出回应。

从这个意义上来讲,事件后续如何发展,美方会否撤销对中兴的出口限制,都已经不是中兴一家公司所能掌控,而将取决于中国与美国之间交涉与磋商的大势演变。

正如外交部部长王毅所说,目前中国有3万家企业遍布世界各地,海外资产存量数万亿,如何维护这些在海外的国家利益,将是中国外交的一项”紧要”任务。

【欢迎扫描微信二维码关注:科技杂谈(keji_zatan)】

2016-03-08

文 / 王云辉,作者微信公众号:科技杂谈(keji_zatan)

Mobile is everything(移动即是一切)。

这个充满霸气的词汇,正是2016年MWC的主Slogan。

对向来用词谨慎的MWC来说,这是一个极为大胆的宣告。

与之相比,2014年与2015年的主Slogan:“Creating what’s next”(创造未来)和“The edge of innovation”(创新的边界),虽然依然大气,但却没有今年这种睥睨天下的无我气势。

如果多年之后我们回望,2016年的MWC(移动世界通信大会)必将在全球信息通信发展史上,占据一个极为重要的位置。

这是一个历史的转折点。

对很多人来说,CES、MWC、汉诺威等国际大展上,各种酷炫的新产品和未来感十足的黑科技最值得关注。

但它们不但是新品和新技术的秀场,更是各家公司博弈未来战略的竞技场。这些战略的交锋与汇流,才是此后数年甚至更长时间内,决定产业走向大势的关键。

MWC尤其如此。

而在2016年春天的这场大展上,有哪些影响深远的战略与事件尘埃落定?

一、中兴获奖风向标:5G时代启幕。

本届MWC上,两个极具含金量的技术大奖,被颁发给了中兴通讯的Pre5G Massive MIMO:

被视为通信行业奥斯卡的“最佳移动技术突破”(Best Mobile Technology Breakthrough)全球移动大奖;

由16家全球主流运营商CTO集体评选出的“CTO选择奖”(Outstanding overall Mobile Technology-The CTO’s Choice 2016)。

这也是行业最重量级别的大奖,首次颁发给5G领域技术。

显然,风向已变。

行业里讲5G已经有好些年。但过去的几届MWC上,行业内谈论得最多的主角都是LTE,5G还多为陪衬。

因为5G还远未成熟。

5G并不只有一种技术,而是一套标准体系,而且与1G、2G与3G的技术都背道而驰。目前行业能达成的共识,仅仅是它将在某种程度上维持与4G的向下兼容。

我们看到的很多5G试验信息,也都还停留在技术的可行性与可靠度层面。

但随着风向改变,5G在全产业内的重要性,已真正从一个“长期演进”的概念趋势,提高到付诸标准化与产业化的快速推进阶段。

2016年已成5G标准之年。

在此之前,3GPP RAN已于2015年9月份,在美国凤凰城召开5G Workshop,并为5G标准化划定时间表:R15将于2018年第二季度完成启动;R16则将于2019年12月完成启动,并于2020年作为5G标准提交ITU-R。

这意味着:

1、5G的真正商用化,最早需要等到2018~2020年才能真正看到

2、电信运营商与设备商围绕5G标准与产业化展开的技术赛跑,已进入提速冲刺阶段。

比如,此次获奖的Pre5G Massive MIMO,通过在复数域空间工作的多维度矩阵设计,让多个手机互不干扰地在同一时间、频段、和物理空间内,独立达到理论峰值速率,因而被视作移动宽带演进上的颠覆性创新。

而这,只是冰山一角。事实上,华为、爱立信、诺基亚、高通、英特尔、三星、思科等行业巨头,以及中移动、Verizon、AT&T、TeliaSonera、T-Mobile等运营商都已经以各种方式推出试验样机、开测实验技术、组建技术联盟,或是设立创新中心。

每一家公司都急于证明,自己会是5G时代的领导者。

且等到2018再看。

二、高通英特尔联手:物联网标准合流。

大家为什么要推5G?

最大的需求,其实有两个:

一是网络功能的虚拟化,从而大大节省运营商的成本,并便他们的网络更加灵活。

二是物联网。5G不仅提高数据传输速度,更提高了网络响应速度,降低了网络延迟,并可以针对不同场景,进行灵活的部署和管理,实现更多物联网场景的通信支持。

比如无人汽车,行车过程中一旦发生意外,刹车的反应时间至关重要。而数据从一个设备传送到另一台设备所花费的时间,4G目前会延迟大约50毫秒,而5G有望将其降至1毫秒。

从1991年麻省理工学院(MIT)教授Kevin Ashton首次提出物联网概念以来,从工程自动识别到“万物互联”,物联网的概念定义与产业地位一直在不断变化。

但毫无疑问,经过25年发展演变,物联网已成为一片广袤的产业蓝海。

相对普遍的看法认为,物联网将成为继计算机、互联网之后,世界信息产业的第三次浪潮。根据美国研究机构Forrester预测,物联网所带来的产业价值将比互联网大30倍,会创造下一个万亿元级别的信息产业机会。

但在此前,物联网产业一直面临一个大问题:标准不统一。

其中,两个最大的阵营,分别是由英特尔牵头成立的开放互联联盟(Open Interconnect Consortium,以下简称OIC),以及高通牵头成立的AllSeen联盟(Allseen Alliance)。

过去的几年里,两个联盟分别根据自身标准,创建了多个相互竞争的团队,相互僵持。

而在本届MWC上,两个联盟全面合流。

一个开放连接基金会(Open Connectivity Foundation,以下简称OCF)将会取代目前所有OIC的活动,现存的OIC成员会转移到新的组织体系下,而任何运行Allseen标准的设备,也都可以兼容新的OFC标准。

包括高通、英特尔在内,这两个联盟中的很多公司,同时也是积极推动5G发展的一员。

此外,双方也在WiFi领域保持合作。就在2月17日,英特尔和高通已成功演示了两家公司802.11ad WiGig解决方案间千兆级的互操作性,双方后续将继续协作打造802.11ad生态系统。

这意味着,互联网与移动互联网时代最强大的两家芯片巨头,已经达成了合作的默契,共同推动一个从通信协议、软件、硬件到许可协议等各个领域标准,都尽可能趋向大一统的5G+物联网时代来临。

它们宁可将厮杀降至战术层面或留待日后,也不容许两强相争可能带来的意外变数。

这是产业领导者们的阳谋。

【欢迎扫描微信二维码关注:科技杂谈(keji_zatan)】

2016-03-04

3月3日,微博发布了2015年第四季度及全年财报,财报显示,微博的用户规模、活跃度和收入均实现高速增长。

先看看财务和业务数据

截止2015年第四季度末:

  • 微博月活跃用户达到2.36亿,同比增长34%;
  • 日活跃用户达到1.06亿,同比增长32%;
  • 当季微博营收1.49亿美元,同比增长42%;
  • 盈利3290万美元,同比大涨258%。

而在整个2015年:

  • 微博总营收4.779亿美元,同比增长43%;
  • 总利润达到6880万美元;
  • 微博月活用户净增6000万,较2014年多了1300万;
  • 微博移动端月活用户接近2亿;
  • 微博移动端日活用户达9400万,同比增长46%;
  • 用户信息流互动率提高24%。

这些数据说明什么?

1、6000万的月活用户年增长,让微博进一步稳固最大媒体平台地位。

目前,国内其他新闻APP中,最高的月活也只有1亿左右,而且互动性均弱于微博。

2、微博移动端的日活用户增速达46%,高于微信(微信2015年前三个季度月活用户平均增长38%)

当然,这个数据的主要原因,在于微信已过快速增长的“红利期”,庞大的规模基数也限制了增速。而越来越厘清与微信差异化定位之后,微博作为社交媒体平台的价值,在2015年重新展现出了巨大活力。

3、微博移动端日活跃用户占比达到89%。这意味着,微博的移动化转型已平稳收官。

4、微博表示,微博2015年对信息流算法进行优化,通过对用户浏览习惯的分析,在信息流中推荐其可能感兴趣的内容。

这是一个值得高度关注的变化。这是向着媒体方向走的一小步,但却将有可能成为微博的一大步。

长期以来,微博的信息结构主体,依然是基于用户关系+时间流,而在引入用户行为分析+智能推荐这个体系后,微博的信息传播形态将发生变化,社交属性将进一步淡化。

我们将看到一个更加媒体化的微博。

5、至少,对微博来说,变化最直接的一个体现,就是广告可以获得更多的展示,并获得更有效点击。与此对应的数据是,在2015年,微博广告收入增长高达52%,达4.024亿美元。

6、强化媒体属性的一个前提,是在UGC之外,提供更充足的优质内容供应。这也是微博2015年向自媒体开放运营32个垂直领域,并上线头条文章的关键原因。

7、从整体来看,微博还是在社交与媒体的选择中,越来越多地走向媒体化。这也将加大它与微信等社交平台之间的差异,合作的可能越来越大过直接竞争。

因此,在2016年,微博与微信之间的竞合关系,甚至可能出现新的改观。

2016-03-02

最艰难的决战已经开场。

2016年3月2日,vivo在北京水立方发布了搭载了高通骁龙820芯片、6G LPDDR4闪存和128G内存的Xplay第三代旗舰机Xplay5。

它的官方定价,是4288元。

这是一个出人意料的价格。在此之前,业界对新机型的定价猜测,普遍为vivo深耕多年的3000~4000元锚区。

事实上,vivo并不是第一个向上突进4000元价格线的国产厂商。

从2015年末,到2016开春,售价4399元的华为Mate7尊爵版、售价4680元的酷派铂顿,都聚焦于这一价格区间。

他们为何密集突进4000元?

原因只有一个,对4000元价格线的争夺,已成国产手机品牌2016年的格局进退关键

一、受困4000元价格线

过去5、6年间,4000元以上的高利润价格区,一直被苹果与三星牢牢掌控。

这导致两家厂商的利润,占据了整个行业的绝对多数,甚至在鼎盛时期,创造高出全行业利润总和(意味着其他厂商的业绩总和为亏本)的奇迹。

但一直到现在,极少有厂商敢于在高端机型发起冲击,即使有HTC、MOTO等廖廖几家厂商,也大多战绩平平,未能扎稳脚跟。

根据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发布的《2015国内手机品牌发展报告》,到2015年第三季度,中国市场上4000元以上的手机出货量中,国产手机占比仍低于2%

非不为也,实不能也。

智能手机堪称人类史上最复杂的设备之一,它需要在极小的体积中,高密度集成数以百计的元器件,与从通信系统、操作系统到各种应用在内的软件体系,并确保使用周期内近乎永不休眠的持续工作稳定性,以及高强度的硬件摔砸挤压承受力。

这意味着,一款手机的背后,需要数百家甚至数千家供应商的产业协同,需要数十万甚至数百万的应用开发者支持,遍布中国乃至全球的销售渠道、维修与售后服务体系——这还没有考虑各种专利的授权与反授权,设置障碍与绕开障碍等技术问题,以及对消费者需求与价格承受能力的把握,以及品牌打造等市场问题。

简单来说就是,这是一个不能有短板,还得拼长板的行业。

而三星与苹果多年积累的技术标准优势、品牌优势、供应链控制力优势、应用生态优势都极为强大,环顾全球,难有抗手。

所以,国产公司要做山寨机挣一把快钱,很容易,做一个有消费者口碑的成功品牌,很难,要做一个能真正挑战三星与苹果的品牌,那是难上加难。

就像学生考试,从30分提高到60分,用点功就行了,80分需要认真学,而天天考100分,只有学霸才敢说”我能”。

二、谁是苹果与三星的接班人?

但现在,国产机时机已至。

一方面,多年的领先地位消磨,让三星与苹果的市场光环逐渐消退,已逐渐放缓创新与增长步伐。三星在自主OS方面的努力,甚至将谷歌推到中国手机企业一边,让三星在Android生态中不再一家独大。

另一方面,经过多年的市场搏杀,大量国产品牌在资金、技术、产业链、渠道等各个方面的积累,都已经日益成熟,尤其是从系统底层、UI层面的技术研发优化与生态营造,形成了各自的智能生态系统,并在元器件领域逐渐摆脱了国际大厂的约束压制。

因此,从2013年以来,各家国产厂商不但将低价区杀成血海,也逐渐在2000~4000的价格区间扎稳脚根。

根据《2015国内手机品牌发展报告》,到2015年第三季度,在中国市场上,2000~3000元的国产手机出货量占比,已从2014年第一季度的28%,提高到88%左右;3000到4000元的国产手机出货量占比,也已从2014年第一季度的7.5%,增长到76.8%;

紧重要的是,技术的变革浪潮,为国产手机提供了借力上青云的宝贵机会

比如高通将于2016年大规模上市的骁龙820。

此前,由于被竞争对手提前推出64位芯片打乱节奏,高通加紧推出的骁龙810体验不佳,如今,被高通寄予厚望的骁龙820终于卷土重来,为各家厂商在芯片层面冲击高端机,下面对抗三星和苹果提供了其实基础。

与此同时,4G加速普及等新的市场变量,也促成了格局的重构。

诸多因素叠加之下,2016年已经成为国产手机冲击4000元以上价位,抢夺高利润市场的黄金时间窗口

争夺的胜负,甚至将重新决定未来的国产手机格局。

谁能在4000元以上市场形成出货量和产品口碑的优势,谁就有望成为中国国产手机真正的领头羊,甚至在此消彼长之后,成为苹果与三星的“接班人”,在未来数年内冲击全球手机霸主地位。

所以,我们看到,无论是华为、酷派还是vivo,先后推出的年度旗舰机型,都不约而同地选择了可能采用的最高配置,并整合自家软硬实力构成最强阵容,以支撑产品对4000元价格线实现击穿。

可以预期,后续小米、中兴、OPPO、金立等各路诸侯,只要自觉有机会逐鹿的厂商,旗舰产品都会瞄准这个价格锚区,咬紧牙关全力挺进。

这是最艰难的决战,也会是最宝贵的时机,不容有失。

值得注意的是,与中低端机型更注重性价比不同,高价格手机用户对价格与基础性能的敏感度更低,他们会更重视品牌与体验。

所以,在这个价格区,各家厂商比拼BOM和跑分等手段意义已经很小,如果厂商定价虚高,也未必就是坏事。

未来,大家需要比拼的,将更多是讲故事、秀情怀、炫特色、亮逼格的能力。

三、我们最后再来看一下,vivo新机型定价4288的底气何在。

基础配置:

1、核心计算能力:高通骁龙820芯片,LPDDR4 6GB闪存,128GB内存

其中,骁龙820采用最新一代64位Kryo架构和最先进的14纳米工艺,相比上一代,CPU性能提升高达2倍,功耗降低50%;GPU性能提升40%,同时,功耗降低40%。

LPDDR4内存采用20纳米工艺,主要有两大新特性,一是双倍数据速率,可提供32Gbps的带宽,为LPDDR3的2倍,二是更低功耗,运行电压仅1.1伏,可实现性能提升80%,功耗降低40%

据媒体爆料,高通骁龙820处理器+LPDDR4闪存曾达到超过16万的强大跑分数据。

2、机身屏幕设计:7.59mm厚度的一体成型金属机身,2.5双曲面屏幕,,大猩猩玻璃覆盖屏幕,并采用三重跌落保护+5.43英寸,2560×1440(2K)分辨率的Super AMOLED柔性显示屏

3、HiFi 3.0:2个ES9028芯片,3个OPA1612芯片,实现左右声道独立解码放大,配合双时钟晶振和二级供电,形成Hi-Fi3.0架构。

4、1600万像素后置摄像头,800万像素前置摄像头,3600mAh电池,+双引擎快充;网络制式支持全网通+和4G+;

5、其他黑科技:

(1)急速指纹识别:熄屏0.4秒解锁、亮屏0.2秒解锁。

(2)新增WiFi+技术,为双频信号放大器,双WiFi天线双通,传输速度提升65%以上,可自动检测和连接信号最强的WiFi。

(3)智慧引擎,动态优化系统与资源调度。

(4)照相复眼跟踪,实现高速清晰拍照。

【作者微信公众号:科技杂谈(keji_zatan)】

2016-02-22

2月19日,联通公布2016年1月运营数据称,移动业务发展势头良好,当月移动出账用户净增517.4万户,4G用户也净增526.5万户。

此时,距2015年8月,原中国电信董事长王晓初掌舵联通,正值半年。

对此,我的观点是:天时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

1、首先看数据,联通已经 “止血见底”

在此之前,从2015年2月开始,联通已经有连续11个月用户净流失。

在这一年里,联通的移动电话用户,从2014年的增长超过4000万,滑落为流失1244万,宽带用户增长也放缓一倍,本地电话的流失更从430万增加到了近820万,各项业务都在恶化。

而现在,联通的移动用户开始回升。

在2015年1月,联通移动出账用户净增517.4万户,累计总数达到25749.1万户,移动服务收入也环比上月有增长。

其中一个细节是,联通2015年的财报显示,2015年的移动用户总数是28665.7万,这个数字跟最新净出账用户数据差了3434万。其原因在于统计口径变化,财报数据是按照在网用户进行统计,而从今年一月起,联通已开始按照出账用户作为统计口径。

而就形势预判,未来一段时间,联通也仍将持续业绩回稳趋势。

2、联通4G“大跃进”,资金悬念待解

联通用户的增长,主要来自于4G。

这也正是王晓初履新后,带给联通的最重要调整。

2015年12月,中国联通确立“实施聚焦战略、创新合作发展、推进创新驱动”的战略思路,而通过资源聚焦以及开放合作,快速打造4G精品网络,加快用户向4G网络迁移,正是最关键、最重要的举措。

此外,今年2月,中国联通启动了覆盖2016-2017两年的LTE FDD三期网络招标与建设,规模达46.9万个基站,涉及全国334个城市。预计工程完成后,联通4G基站保有量将接近90万个。

而在终端方面,中国联通也重点聚焦4G终端,中高端坚持走“全网通”路线。

这个工程的浩大程度,堪比中移动2014年的TD-LTE大跃进。彼时,中移动正是通过毕全功于一役的竭力冲刺,取得了如今在4G市场上的战略优势。

问题在于,联通如何解决资金问题?

据业内人士预测,仅三期招标的集采金额就将达240亿人民币,加上配套成本和建设成本,在网络建设方面的支出可能超过300亿人民币。

同时,中国联通还将向终端厂商提供450亿元的补贴,以拉动实现1.5亿台的年销售目标。

与此对应的是,联通此前的财务状况一直堪忧。

在2014年,联通的债务资本比已经高达79%,债务超过3000亿,其净利润仅120.6亿。而在2015年前三季度,联通的净利润也只有81.8亿,同比大跌22.6%。

我猜测,未来数月内,联通或将在资本市场展开新一轮的募资,或通过股权/业务合作充实现金流,支撑这一关键战略顺利推进。

而以王晓初在资本市场的影响力,以及在业界的口碑,这还算不上一个棘手难题。

3、2016三国杀:电联合力抗移动

虽然从内部看,联通已经度过“最艰难的时刻”,但从竞争来看,它依然相对落后。

业内人士估算,中移动目前已建成的4G基站至少达120万个,预计到2016年底将达140万个甚至更多。就在2月20日,中移动已经在全国大规模启动VoLTE高清语音及视频通话体验。

而中电信已建设的4G基站目前也达约50万个,并在人口密集的城市区域,发力实现300Mbps速率载波聚合的天翼4G+,以黄金地区网速优势争夺市场。

三家之中,联通追赶最晚。可以说,联通还在实现网络“广覆盖”,其他两家已经开始更进一步的深度覆盖和精细化运营。

不过,对于运营商这种员工以十万计的庞然大物,决定成败的另一个关键因素,在于士气人心。与子同袍,戳力奋战者为上;人浮于事,碌碌无为者为中,内耗不绝,乱相横生者为下

中移动TD-SCDMA时代的难作为,到TD-LTE时代的奋起,正是前例。

而王晓初履新后,联通上下心态焕然一新,士气大振,摘取人和,正是砥砺求新之时。联通能否扭转市场格局,2016有待观察。

此外,由于电信联通均势弱,而且都以FDD LTE建网,所以两家已在网络、终端等层面,展开全方位的共建共享及战略协同。

蜀吴联手抗曹之势,已成。

【作者微信公众号:科技杂谈(keji_zat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