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提要:中国移动应该被管制,甚至应打掉一半以上的利润——但管制方法应该更加市场化。

文 / 西山竹语

说实话,我一点也不同情中国移动。

相反,我更激进的认为,如果行业主管部门真有意愿和有能力实施非对称管制的话,至少应该打掉中国移动目前一半以上的利润!

这对中国移动来说并不是什么坏事,至少长期来看真的不是什么坏事。

以目前的舆论、社会、管制环境来看,年利润超过千亿的中国移动的存在,即是中国移动自己的悲哀,也是通信行业的悲哀,更甚者,可以说是国企的悲哀。

因此,我支持对中国移动实施非对称管制。

但是,我同样反对工信部主导的,意图通过网间结算这种简单粗暴的野蛮社会处理问题的手法,来对中国移动采取非市场化的方法。

出台这样的政策,无非是想打土豪分田地,因为中国移动太有钱了,现金多的不正常,至少在全球的公司中找不出第二家有如此多现金流的企业。

但是,如何把这笔钱用起来,有价值的用起来,行业管理部门除了简单的切蛋糕之外,并不是没有选择。

那么,如果把市场交给市场,有形之手尽可能少的干预市场,应该如何盘活中国移动手中规模巨大的存量现金,以及源源不断的新增利润?

首先,需要考虑的是,如何解下捆绑在电信运营商投资管理机制的绳索。

比如,是不是可以考虑,用中国移动的利润和现金,作为宽带中国战略的启动基金呢?

至少我觉得是可行的。

按照工信部自己的测算,宽带中国需要万亿人民币量级的投资,单纯的靠电信联通显然不行,即使给中国移动重新开放固网牌照,忙于4G投资建设的中国移动,恐怕短时间也难以投入足够资源力量。

那么,能否由中国移动代替国资委出资,联合电信联通,共同成立一个独立的宽带普遍发展基金,实行独立的资本运作?

这样,一方面,进行宽带中国战略有关的基础网络和应用的发展的投资,一方面,依靠中国移动源源不断的利润输血,一方面还可以考虑在资本市场进行公众融资。

这样的“一石三鸟”办法,既能够用市场化的方式消耗了中国移动的巨额利润,又能够使中国海量的存量现金不至于天天贬值,反而能够通过投资实现增值,还帮扶了电信联通这两个难兄难弟,更解决了宽带中国的资金燃眉之急。

此外,宽带普遍发展基金的设立,还有利于引进民间资本,开放基础电信服务市场,说不定还能去美国纳斯达克上市!

这种方式,相比简单的切蛋糕的调整网间结算,更有利于行业发展,也有利于国资保值增值,还解决了国策融资困局,何乐不为?

问题在于,我并不乐观此种方式能够行得通,这样的道理有关部门自己不可能不懂,有关的专家学者也不可能不懂,但是懂是一回事,做是另外一回事——要实现这样的政策,显然就不是工信部一家说了算的,至少发改委、国资委和财政部这三个衙门就需要加入进来。

当然,明知不可行,我依然要呼吁为政者,决策需要谨慎,请三思而后行。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科技杂谈授权刊登。

转载或摘选请注明作者与科技杂谈,侵权必究。


上一篇: 我为什么反对调整网间结算?
下一篇:美国人怎么玩4G?

评论

Good.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