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提要:主招标方中国移动尚未表态,华为却公开呼吁支持国际厂商。此举究竟目的何在?

文/王云辉

最近有观点称,中国TD-LTE的全球化发展,要依赖于更多的国际化电信设备商和中国电信设备商的共同努力,因此,以华为、中兴为代表的“已经国际化的电信设备商”,应该表态欢迎爱立信、阿朗、诺西等公司参与到TD-LTE的市场份额重新分配。

可以注意到,出现上述观点的一个根本性原因,是华为公司华为运营商网络BG 总裁丁耘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态称,欧洲厂商如果成为主流建设力量之一,将有利于TD-LTE标准全球化。

毫无疑问,在实现TD-LTE标准全球化的这个思维下,能够参与和成为主要参与者的设备商越多,整个产业链就更为完整和丰富,无论对TD-LTE的推广,还是在中国建设TD-LTE的核心运营商中国移动,都是极为有利的。但另一方面,正值中国移动TD-LTE大规模招标之际,让中国电信设备商刻意为欧美电信设备商让路,以增加欧美电信设备商在中国移动TD-LTE招标上的市场收入,释放如此信号,难免有以商业合同换厂商支持的嫌疑。

更令人心生疑窦的是,华为此次释放如此信号,难免越庖代厨的嫌疑:身为招标“支付主体”的中国移动尚未表态,参与竞标的华为却站出来说,希望欧洲厂商能够成为主流建设力量。难免让业界疑惑,华为此举目的何在?

华为有人士此前曾对媒体表示,该公司2012年收入,有11%来自欧洲市场,2013年这一比例将攀升至15%以上。若欧盟对华为进行“双反”制裁,未来两年华为损失将超过48亿美元。如此就不难理解,华为为何如此刻意示好欧洲公司,进而由此示好欧盟。

但华为通过中国移动TD-LTE招标份额的友善表态,似乎出现了反效果。

一方面,中国移动虽然在公开层面并未就此表态,也无法就此表态,但私下却对华为这种“我掏钱却被你卖了人情”的做法,极为不满。尤其是中国移动中层管理者意见最大。中国移动招标前期铺垫工作已经基本落定,华为此举是否会重掀波澜,中层心中最没有底。在他们眼中,如果因为华为的这一策略,导致既定的格局分配重新划分,则是他们工作量的大大增加。

另一方面,爱立信、阿朗(上海贝尔)、诺西等欧美电信设备公司,则认为,到目前为止,TD-LTE招标各项工作已基本就绪,华为如何表态,并不会在事实上对招标结果产生何种影响,因此送的是“空人情”,最终还是为华为自身欧洲市场考虑,而非TD-LTE产业链的发展考虑。

第三,则是包括华为、中兴通讯、大唐、上海贝尔甚至烽火通信的内部平衡问题。在华为表态之后,这些公司一度无法判断,华为就是口头表个态,还是真的会通过自降份额的方式,搞“一损俱损”的小动作,通过牺牲少量国内市场,换得欧洲市场不出现大的波动?换言之,华为对于欧洲市场的敏感性,除了中兴通讯以外,其他公司并不会感同身受,即便是中兴通讯,目前欧洲市场总体规模也不及华为。有其他电信设备商人士就私下提出观点称,华为在中国市场有足够能力调整自己的“出血”程度,但在欧洲市场华为已经到了“伤不起”的规模。“拿国内厂商的在TD-LTE上的集体利益,换华为一家公司在欧洲市场的利益”,是丁耘表态后,诸多电信设备商的私下判断。

从运营商角度分析,中国移动部署TD-LTE的策略,和3G时代已经有了本质区别,更大规模采购、更快网络部署速度,已是箭在弦上。并且,中国拥有全球最大的通信市场,通过中国移动在TD-LTE建设上的示范作用,也在很大程度上会影响其他国家和地区运营商是否投身TD-LTE的态度。因此,中国移动当前最为重要的,仍然是打造一张具有竞争力和吸引力的TD-LTE网络,而不是启动非市场机制,在方案成熟度、总体投入成本等要素之外,过多因为政治原因调整各参与方的利益和份额格局。

不得不指出的是,在TD-SCDMA发展上,也因为中国移动所不能左右的其他非市场要素,使得中国移动在网络建设上花了不少冤枉钱,有些采购的设备甚至不堪使用,在4G阶段,中国移动显然不应该再次陷入同样境地。

同时,包括华为、中兴通讯在内的一批厂商,也已经具备国际化公司的多种要素,应当勇于承担帮助TD-LTE标准全球化的责任。尽管企业考虑自身市场和利益,无可厚非,但不能通过牺牲客户(运营商)和国家战略,来达到实现自身市场需求的目标,否则也只能是短期内获得利益、长期输在战略层面。对于少数公司而言,长期性使用“焦土策略”屡屡成功的经验,也可能会在某些时候,导致其经验性盲动。

如转载或摘选本文,请注明来源:公众账号:科技杂谈(keji_zatan)


上一篇: 性子急?别换4G手机!
下一篇:腾讯抛香饵了,平面媒体咋办?

评论

Good.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