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文 / 王云辉

1

对于网约车的新政,我原本是喜闻乐见的。

对习惯叫车的人来说,自从进京证放开以后,那些充斥各个平台的外地牌照,早已是说不完的痛。

不能进二环,不能上长安街,要去的地方你去不了,加上各种不认路的新司机,遇到岔路就减速看地图,你来抢个鬼的单?

最闹心的是,就算看到冀A就取消都没用,你重新再叫一次,两次,三次,系统****还给你分配这车!

帝都本来就堵,一到下班,二三环就成了第二、第三停车场,不让外地车牌涌进来添堵,这是好事儿,我百分百投赞成票。

2

但把户籍拿出来一刀切,引来千夫所指,民意沸反盈天,却实在是败招。

如果把屁股挪一下,坐到官老爷的位子上,其实能感受为政者的苦恼。

按照官方统计的数据,北京常住人口已近3000万,上海超过2000万,广深也逐年向2000万挺进。而其中,主要的增长又来源于外来人口。

往外赶人,尤其是赶外地人,一直是各个城市治疗“城市病”的主要手段。但在这个高人口流动性的时代,特大型城市的工作机会和教育、医疗等各种资源,都远超边远落后地区,这让所有“市场化”的赶人手段都彻底失效。

毕竟有权者太多,有钱者太多。纵使房价再涨十倍,要留者,一样会留,一样能留。

只有户口,是靶向精准的大杀器。

你没有户口?那就不好意思了,买房受限制,摇车受限制,娃上学受限制……不会有谁特意针对你,但在每个涉及资源分配的关键时刻,整座城市的盖亚意志的都会如期而至,无所不在的排斥就像是有一块“二等公民”的牌子,让你出门都不好和意思和邻居打招呼,直到有一天忍无可忍,自己滚蛋。

所以,无论再多的民意滔天,依然无法阻止城市管理者,对户口门槛一而再,再而三的滥用。

外来者只能变身抗生素下的超级细菌,倔强、顽强而又苦逼地扎根于城市的母体,与被保护者一起吸着昂贵的霾。

3

只不过,谁也没有想到,就连当一个司机也要户口了。

司机很惊诧,乘客很惊诧,吃瓜群众都惊诧了。不过,有人不惊诧。

北京市交通委员会回应说,作为劳动密集型的出租车行业,未来发展必然涉及人口规模调控及就业导向。

言下之意是:北京的工作,北京人做就好了,你们不许抢。

这个理由,真的很充分,很有道理。

我们应该鼓励所有的官老爷,都这样从长远计,为未来计,为了整座城市的长远发展,对全行业严加整治。

  • 厨师也应该北京户口,才能持证上岗,因为作为劳动密集型的饮食行业,未来发展必然涉及人口规模调控及就业导向。
  • 搬砖工也应该北京户口,才能持证上岗,因为作为劳动密集型的建筑行业,未来发展必然涉及人口规模调控及就业导向。

同理,任何劳动密集的行业,都适用此例。

讲真,我们没有歧视,这都是城市发展需要。

更何况,没有北京户口的外地人啊,你们可以来旅游,来消费,来投资嘛。

只要你资源密集,资金密集,帝都还是很欢迎你的!

呵呵。

4

对了,新政刀下的滴滴优步,看起来也好无辜,好可怜呢。

人家烧了又融,融了又烧,花了几百亿美刀,才杀出血路,正等着日出东方,一统江湖,就这么被一纸政令破了武功,可谓凄惨。

该向谁喊冤?

但如果有另一个没有新政的平行世界,我们又将看到怎样的现实与未来?

一位网约车司机告诉我,在9月26日——也就是新政公布的10多天之前,滴滴和优步已经全面停止了司机补贴,即使每天开够再多的单,也拿不到多的一分钱。

哦,对了,滴滴和优步的提成不变。

在此之前的一段时间,我所遇到的超过80%网约车司机,都已经愤怒抱怨,挣钱越来越艰难。其中很多甚至已经决定,尽快脱离这个行业。

如果没有新政,现今楚楚可怜的滴滴和优步们,或许已经变身饿狼,开始享用圈养已久的羔羊。

对他们来说,网约车也好,共享经济也好,归根结底,还是一个商业模式。

商业的根本,是赚钱。

回首望去,我们看到的都是以疯狂的低价吸引用户,疯狂的补贴吸引司机,打败一切竞争对手,然后老大老二完成资本联姻,确立竞争优势之后,就一边忙着涨价,一边忙着停补贴。

没有正义,也并不邪恶,只是生意。

只不过,本来接下来就应该宣布开始赢利,接着上市敲钟,大家开香槟吃蛋糕了吧?结果,如今只能面对蒸发的估值,带着啜泣做最后的挣扎。

可惜了啊,可惜了。

5

轰轰烈烈的事件,究意走向何方,如何落幕,现在还没人知道。

或许已有定论;或许,还有待阳光下的博弈,和夜幕下的交易。

但无论如何变化,我们都已经看到了民意洪流之外,最顶上与最深处的力量——是权力的傲慢,是资本的贪婪——在这个秋天,他们两败俱伤。

而我们,都是受害者。

作者微信公众号:科技杂谈(keji-zatan)


上一篇: 与OPPO合作:高通在中国的决定性战役
下一篇:憋大招的雷军,又给手机行业上了生动一课

评论

Good.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