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文 / 王云辉(根据徐慧俊2016年3月24日在博鳌论坛上的讲话与采访内容整理)

在本届博鳌年会上,它更已成为亚洲各国领导人高度关注的经济新希望。从VR到可穿戴,从机器人到人工智能,政界、科技界与产业界领袖都展开了密集激烈的研讨。

其中最受关注的,当属5G。

2016年3月24日,在“5G:信息随心至、万物触手及”分论坛上,中兴通讯CTO徐慧俊更向外界描绘了一张未来5G时代的蓝图:人们将不再需要保有车辆,只需要通过自动调度系统,就可以随时随地获得车辆使用。

更激动人心的是,中兴在5G领域的布局以及未来的发展方向上,已经先行一步研发布局,掌握了多项关键技术,目前已推出具有颠覆式创新的Pre5G产品,可以让5G时代的体验提前数年成为现实!

徐慧俊在博鳌论坛上具体讲了些什么?我们来看看。

一、5G:触摸智能交通和无人驾驶的钥匙

我曾经在新闻里看过这样的事:由于交通堵塞,急救车没能及时将病人送到医院,导致病人死亡。

这样的事情,非常非常让人遗憾,可城市的道路本来就这么堵,我们怎么才能避免这样的遗憾再次出现?

现在,我们正在做一件事情:通过无线通信、云计算、物联网、车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技术,实现跨行业、跨区域的交通数据和业务的互联互通,甚至对实时路况进行主动应对,例如对某片区域的红绿灯进行联动控制,来进行实时的交通诱导。

下一步,我们有一个美好的设想:用最新的技术,把车与车之间、车与路之间,乃至更多的道路信息连起来,彼此分析各自的状态,比如每辆车在哪里、以多快的速度在行驶、加速度是多少、目的地是哪里、以及路上有没有积水,前方有没有红灯等等,然后分析出最佳的行驶方案,提供给驾驶员,甚至让所有人都能安全地无人驾驶。

这时,我们需要5G的帮忙。

因为我们需要尽可能多的感知、和尽可能快的交互。

美国国家公路交通安全管理局的调查报告显示,80%的公路交通事故是由于驾驶员在事故发生前3秒内的疏忽造成的。

戴姆勒-奔驰公司的一项实验也表明,如果提前0.5秒示警驾驶员,可以避免60%的追尾事故;若驾驶员能提早1.5秒得到示警并采取措施,则可以避免90%的追尾撞车事故。

我们目前使用的4G网络,端到端时延的极限是50毫秒左右,还很难实现远程实时控制。但如果在5G时代,端到端的时延只需要1毫秒,足以满足智能交通乃至无人驾驶的要求。

同时,智能交通需要各种传感器的工作,它们可能藏在每一辆汽车的各个零部件里,藏在路边,或是其他地方,但可以肯定的是,它们数量非常多,而且它们很多都需要保持与外界保持联系。

但现在的4G网络,并不支持这样海量的设备同时连接网络,它只支持数量不多的手机接入。

而在5G时代,1平方公里内甚至可以同时有100万个网络连接,它们大多都是各种设备,获知道路环境,提供行车信息,分析实时数据、智能预测路况……

通过它们,驾驶员可以不受天气影响地,真正360度无死角地了解自己与周边的车辆状况,遇到危险也可以提前预警,甚至实现无人驾驶。

到那个时候,我们就有希望真正解决交通不畅的问题。我们甚至可以不需要买车,出门前发个消息,马上就有车辆调度过来,停到了你的家门口。

二、“城市病”的5G药方

事实上,这只是5G无限可能中,一个平凡无奇的应用而已。

当前,亚洲城市发展的首要目标,是要提升亚洲城市的竞争力,表现出来就是比其他洲的城市具有更强、更为持续的发展能力和发展趋势。

但是,伴随亚洲经济的快速发展和人口资源的集中,已经产生了大量的“城市病”,包括交通拥堵、环境污染、信息孤岛、公共安全等,阻碍了亚洲城市的进一步发展,使现实和目标存在差距。

这是几乎所有国家曾经或正在面临的问题。

智慧城市被公认是治疗“城市病”的最佳途径,目前全球提出了不同的智慧城市发展策略。

中兴通讯对智慧城市的定义是以提效城市管理、便利公众生活、促进科技创新为目标,以5G、大数据、物联网、云计算等通信和信息技术为手段的城市建设、管理、发展的新思路和新模式。

智慧城市的基础,是城市基础设施中的智能感知传感器、传感网络和人机交互,而且它们需要高度发达。

如果说把智慧城市的建设比作人体,那么城市的大数据云平台就是智慧的大脑,而5G,就将是连接人体和大脑之间,最高效的神经网络。

三、5G马上来,不用等!

当前,5G已经成为各国都在加紧抢占的一块科技高地。

在5G规模化商用以前,全球的通讯公司必须达成协议,以便网络之间能够按照这个协议对话,各个通信公司谁先掌握5G关键性技术,能够在标准制定时拥有更多的话语权,也就有可能赢得未来。

在中国的十三五年规划纲要中,也明确要加快信息网络新技术开发应用,积极推进第五代移动通信(5G)和超宽带关键技术研究,启动5G商用。

当前,中兴通讯也正在积极参与3GPP/NGMN/IEEE/ITU等标准组织的5G工作进程。作为IMT-2020核心成员,中兴通讯担任了多个5G工作组的主席/副主席,牵头超过30%的课题研究,目前中兴通讯已经与中国移动、日本软银、韩国KT、马来西亚UMobile、德国电信、奥地利和记Drei等多家高端运营商展开5G的研发和合作。

今年2月,在巴塞罗那GSMA通信展上,中兴的Pre5G项目,同时获得了两项大奖:最佳移动技术突破奖(Best Mobile Technology Breakthrough) 和CTO推荐奖(Outstanding overall Mobile Technology - The CTO’s Choice 2016)。

这是两个极具含金量的“行业风向标”。GSMA大奖评委甚至为它给出了这样的点评:“是移动宽带演进上的颠覆性创新”。

中兴的“颠覆性创新”,到底在什么地方?我们总结下来,在于以下几个地方:

1、大规模天线阵列(Massive MIMO)

Massive MIMO是5G中最重要的核心技术之一,甚至可称为唯一成倍提升频谱效率的技术。(因为UDN、高频只提升空间利用率,不大幅改变频谱效率)。

它通过更加精确的波束赋型和更强的空间复用,有效降低小区间干扰、增强抗干扰能力、提升整网性能,在不增加反馈通道的情况下,支持上百个通道的信道测量。

在4G,一个基站的天线数量一般是4个或2个,最多达到8个,而中兴的Massive MIMO不则使用了128个天线。

这就会形成一个比4G系统的复杂10倍甚至100倍的系统,但由于使用了自研的矢量处理芯片,它不但从而实现4~6倍的频谱效率提升,而且体积也仅与4G的8天线相差无已,功耗与成本也都没有明显提高。

2.超密集网络(UDN)

5G时代的数据吞吐量,可能会比4G提升千倍之多,基站可能会越来越小,而且会非常密集。干扰的问题就会更加严重。

而中兴则通过系统频率复用技术,精确控制这个干扰,极大地提高了网络容量和效率。根据中兴进行的测试显示,在基站重叠严重的区域,下行体验速率提高了近10倍。

比如,如果在一个房间内部署8个4G基站,它的吞吐量甚至只有单基站的1/10左右。而今年3月中兴在巴塞罗那的展出已能做到8个用户独立通讯,容量是单用户的8倍。

3.多用户共享接入(MUSA)

利用了远、近用户的发射功率差异,在发射端使用非正交复数扩频序列对数据进行调制,并在接收端使用连续干扰消除算法滤除干扰,恢复每个用户的数据。多用户共享接入允许多个用户复用相同的空口自由度,可显著提升系统的资源复用能力。

4.高频通讯技术

5G需要利用比前几代通讯技术更高的频段,在这方面,中兴也已经推出可实现10Gbps吞吐的原型机。

5.云感知软网络(CAS)

这项技术使得网络侧的部分功能虚拟化,因此更具柔性。

6.软空口(UAI)

这个技术结合Pre5G的硬件处理能力,让运营商具有了从4G到5G的平滑升级能力。4G到Pre5G这个阶段,终端不用更换,而从Pre5G到5G,基站设备也可以继续使用。

这意味着,中兴利用已具备商用条件的部分5G技术,形成了具有颠覆式创新的Pre5G产品,为4G用户提供接近5G的接入体验,将运营商的5G商用时间提前4年甚至更久,而且未来网络升级时,设备还可以接着用。

目前,Pre5G已实现小规模商用,我们计划2016年在全球规模部署建设10张商用网络。

我们希望,充满无限美好的5G时代尽快成为现实。


上一篇: 运营商2015财报的深入解读
下一篇:为何2016年才是中国互联网出海的关键窗口期?

评论

Good.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

发表评论